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英雄出骚年
英雄出骚年

英雄出骚年

2088年,X星球上的廷诺司帝国被邪恶的血族控制了,对邻国斯威尔兰王国大举进犯。邻国斯威尔兰王国的人民在王族的骚年英雄兄弟神奇少侠――托弗和他的弟弟神奇骚年――多米的带领下与廷诺司帝国里血族的头子――邪恶伯爵作英勇的斗争。

  神奇骚年多米顺着泥路向沙滩走去,跺着脚向小路行进。他得到消息说有廷诺司帝国的血族在被占领的边境海滩附近出没,就给哥哥神奇少侠――托弗留了张字条,独自来察看。

  走了20-30码後,在公路上不能看到的地方,多米开始快速旋转,一道令人目眩的闪电後,神奇骚年出现了。

  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过小路,向沙滩跃下,几分钟以後,他已经站在了洁白的沙滩上。

  这时,太阳已经下山,满月像一只柔和的灯照亮了整个沙滩。像他其他的特殊能力一样,即使在黑暗的地方,他的超级视觉一样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该从哪里开始呢?”多米慢慢地走遍沙滩,他急切地想痛殴那些血族分子,以至於没有注意到在一旁的山腰上有一个哨兵正俯视整个沙滩。

  由於不久前神奇兄弟的得力助手――帕曼的不请而至,伯爵决定派出一个哨兵在据点周围巡查。

  当多米开始跃下悬崖时,由于那个哨兵只具有一般人的视力,他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和轮廓,当多米以每次40码的距离向下跃,几乎正停留在他的头顶上时,他正享受着美味的斯威尔兰王国极品香烟,这时他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一个身材健美的美骚年站在离他头顶上不足3码的地方,然後从他头上跃过,向下离去。

  他迅速熄灭香烟,从岩石中拿起他的野战电话,“该死”,他摇着电话曲轴叫道。

  当电话铃响时,伯爵正坐在他的书桌前,研究着一本斯威尔兰王国政府职员相册。

  “什麽事?”他问道。

  “神奇少侠!神奇少侠在沙滩上。”另一头的哨兵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麽!”伯爵迅速站起,尖叫到“盯着他,我马上就来。”

  他把电活摔回电话座上然後把他的两个助手叫出来,“汉斯,弗里斯,跟我来。”他命令道,三个人箭一般向隧道出口跑去。

  就他30多岁的年纪而言,伯爵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男人。他的家族是廷诺司帝国最有钱,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他大约7英尺5英寸高,他的脸很宽,特别是两只大大的深棕色眼睛和宽而结实的嘴。他的眼睛,无论是什麽表情,总是斜斜的让人深刻地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头脑里,全是淫邪的念头。

  他的身体很健壮,这个男人穿了一身黑,从他的头发,眼睛,紧身的外套,裤子到他的皮鞋都是黑色的。除了他的机智,他的身体也是他的主要武器,他也乐於使用他的身体取得他想要的一切。

  他眯着一只眼,从窥视孔里向月光照亮的沙滩上望,“这个不是神奇少侠。”他观察着多米缓缓地说。

  “那麽,这是谁?”汉斯问道。

  “这就是我们的人上次到这里是向我们报告的神奇骚年,他不是我所等待的,但是我有个主意。”伯爵从窥视孔离开,说道∶“快,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多米在沙滩上游来荡去,就像一个玩着战斗游戏的小孩,他假装每块岩石後面都躲着一个血族分子。

  突然,从他眼角的馀光他发现从岩石中一个石门里发出的一道光亮。“啊哈”他悄悄地掩入那扇石门。

  走廊上只有入口处的一个灯泡亮着显得非常昏暗,在走廊的两边摆放着几只高大的板条箱,只在中间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在走廊的那一头,多米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面对着他。

  “蜘蛛对苍蝇说欢迎到我的网里来。”伯爵挑逗地说。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如果你就是什麽伯爵的话,我将要逮住你和你的那帮血族佬。”多米两手放在腰部,双腿微微分开地宣告道。

  “哦!我好害怕啊。”伯爵装着害怕地耸起肩,嘲笑地对多米说道。

  就像一辆启动的蒸汽机车,多米咆哮着向伯爵冲去。当他冲到伯爵面前,伸出手想要抓住他时,他的手被一个光滑平整的表面弹了回来。

  镜子向後倒去重重地打在地上,多米震惊地站着时,突然他感到一双有力的手从他背後将他的神奇腰带从他腰上抽走。

  伯爵从其中一只板条箱中走出来,手中拿着神奇腰带。“抓住他”他尖叫道。与此同时五个暴民从不同的板条箱中蹿出来,跳到无助的多米身上。一大堆手,腿缠饶着多米挣扎着的身体,使他不能动弹。

  他们把他按倒在地,一只手从他脑後伸出,将一条布条蒙住他的鼻子和嘴,麻醉剂渐渐发挥作用,使多米的力量缓缓消退。

  无望地想要逃脱的多米不断地挣扎,令到整个人堆不断地起伏。终於,压倒性的优势使年青的战士停止了挣扎,多米发出一声叹惜,失去了知觉。

  伯爵走到那个人堆前,看着他们将昏迷的骚年英雄拉起。“享用他。”伯爵检查着多米的捆人索毫无感情地说道。“这是你们应得的。”

  男人们狂呼起来,带着多米顺着黑暗的甬道向主岩洞走去。

  “不错,我亲爱的神奇少侠,你将会来救你的弟弟。”伯爵抓紧手中的捆人索,“而我会等候你的到来。”

  “多米,多米”托弗走进起居室喊着多米的名字,“这孩子上哪儿去了。”他走遍整个公寓思索着。

  当他走回到起居室,他发现了电话机上多米留的字条。

  “该死。”多米诅咒着,箭一般向楼下他的汽车冲去。

  伯爵缓缓地从这个地下基地的迷宫中的其中一条弯曲的隧道中漫步而下,这个基地并不是血族建造的,而明显是很多年前走私犯建造的。为了寻找一个行动中心,帝国最高指挥部发现了这个洞穴,并确信关於它的一切资料都已经从当地警察局的档案中抹去了。

  他向隧道尽头的一扇大木门走去,随着他的接近,他听到里面传来越来越大声的呻吟和含糊的吞咽声,一抹浅笑浮上了他的脸庞。意识到这是调教的声音,一股因兴奋而起的颤抖从他的背部直穿两腿之间。他打开大门,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满意而又邪恶地看着面前淫猥的画面。

  多米的双手被绑在一起,固定在从天花板上垂下的一个巨大的铁环上,他整个上身的重量都有他被吊起的手臂支撑,使他整个身体狗一般地跪着。

  他的全身都被剥光处在三个工人之间。第一个仰躺着,平行地处在多米的下方,他的腿分的很开,正好放在他的膝盖边,这使他的脸正在年青的俘虏的胸膛下方。

  每只手都紧紧地握着连着电线的奶嘴状的真空吸罩紧扣在他的两个乳头上,并且一开一关地吸允着。乳头上的强烈刺激更让多米痛苦不堪。然后他不断地将双手环抱着多米的後背将自己拉起,将他的嘴重重地落在多米红肿的乳头上,就像一只饿急了的幼兽,他残暴地挤压着他的胸口,吸着他,彷佛想要把他吸乾。

  多米无助的尖叫被堵在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和呻吟声。第二个工人站在他的面前,裤子褪到了脚踝。他的手牢牢地抓住他的金发头颅,将他的阳具缓缓地在他的嘴里抽进抽出,每一次进入都令他的家伙直达多米的喉头,阳具胀满了多米的嘴,令他只能通过鼻子沉重地呼吸。他的唇紧紧地缠绕着巨大的阳具,阳具一次又一次地贯穿他的嘴,但他却不能作任何抵抗。

  而在他背後才是他不断颤抖和呻吟的主要原因,另一个工人蹲伏在他的背後,粗糙的双手环饶着他的腰。他旋转着不断将他的阳具刺入,恶意地*辱着他。他的阳具越来越深地刺入他的毫无防御的密道,令他的臀部淫猥地起伏扭动。每一次强烈的刺入都令到被绑着的骚年发出一声抗拒的呻吟。

  “啊,伟大的神奇骚年,”愤怒的工人喘息着说∶“我要好好地给你上一堂礼貌课,贱狗。”说着他继续干着这个年轻的英雄。

  这个工人越来越快的抽插,多米开始狂野地扭动,令他的头上下左右地摇动,更加深了第二个工人的感觉。

  就像一只将要爆炸的气球,压力开始越来越大。二个男人的每一次刺入都令他以反抗的扭动作为回应。他的反抗反而令男人们更兴奋,邪恶的感觉螺旋上升。

  然後,几乎就在多米意识到什麽将要发生的同时,他开始狂野地呻吟,抵抗地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两个男人开始弓起背,兴奋地起伏着。

  感觉到了将要到来的高潮,他身下的第一个男人,紧紧地搂住他的後背将他的嘴贴着多米的胸口,以他全身的力气吸吮着他。这时,多米开始号叫,知道他无法逃脱。

  感觉越来越强,在一个充满紧张的寂静之後,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叫声,同时在多米的身体内部发射。

  精液流满了多米的嘴,流入他的喉咙令他几乎窒息。他面前的男人用手掂起他的下巴,抬着他的喉头,令他大口地吞下精液。剩下的精液溢出他的嘴角,顺着他的下巴流下形成一条新的半白色的液体痕迹,加入到他在之前的一番蹂躏中已经形成的痕迹中,顺着他修长的颈他的胸膛一直流到他的腹部。这张漂亮的嘴已经品尝了好几个伯爵的手下,而且几乎能肯定这决不会是最好的一个。

  他背後抓着他的屁股的男人继续抽插着,确信把每一滴残液留都注入他的屁眼。

  “这怎麽样,你这个斯威尔兰王国贱货!”工人幸灾乐祸地说∶“也许你还想要更多,也许我让你舔乾净我的宝贝?!”

  两个男人继续在他的体内释放,令多米缓慢地前後摇动。过去几个小时以

  来,他在他的调教者手中被毫不怜悯地轮*。开始这历程是痛苦而又艰辛的,但是随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污,他开始缓缓地滑入一种半舒适的状态。当震惊过去,一阵阵被奴役的波涛随着每一次插入涌向他的全身。

  “够了。”伯爵缓慢而又温柔地说道,“没看到我们的小客人在自己的身上享受太多了吗?我们可不能过於放纵他。”他以一种淫虐狂的声音讽刺地说道。走入房间,发出一声淫猥的轻笑命令三个男人起来。“够了。”伯爵缓慢而又温柔地说道,“没看到我们的小客人在自己的身上享受太多了吗?我们可不能过於放纵他。”他以一种淫虐狂的声音讽刺地说道。走入房间,发出一声淫猥的轻笑命令三个男人起来。

  “是。”三个男人将被击溃的骚年推开站起来开始穿衣服。

  他们站在无助的多米身边,伯爵走到多米的面前,跪下面对他,伸出一只手,他温柔地抬起多米的下巴,强迫多米看着他的眼睛。

  “你也不想整天干这事是吗?”伯爵问道。

  “我想过去的几个小时已经让你充分的了解到我的手下是多麽好的人,他们会让你等不及成为我们的朋友。”他微笑地说。

  多米将他的头从伯爵的注视下扭开,发出一声反抗的野兽般的嗷叫。他咬紧牙关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从他湿润的嘴里流出,倔强地瞪着伯爵。

  “当我哥哥来的时候,你们就会真的感到抱歉了。”多米以低沉而又粗糙的声音坚定地说。

  伯爵拿回他的手,看着他手指上的精液。然後他盯着多米的眼睛,慢慢地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嘴吸吮上面的精液,然後舔乾净他的手指尖和嘴唇上的每一滴残留。

  多米惊讶地张开嘴,看着这个男人的邪恶行为。

  伯爵退後几步,冷冷地微笑着对惊愕的多米说∶“不要担心,亲爱的,你哥哥马上就会来加入你了。”他哈哈地笑着向门外走去,然後向其中一个男人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那三个人立刻扑到多米的身上,解开他的双手,将他摔倒在地,将他的双手拉到背後绑起来,首先是肘,然後是手腕。然後他们堵住他的嘴,首先他们将一团碎布塞进他的嘴,然後再用一条细长的白布将它固定住。

  “既然你那麽不喜欢谈话,你一定不会介意堵住它吧。”伯爵轻笑着从他的大衣口袋中拿出一个大约12英寸长的细长形,装饰漂亮的盒子。

  把多米捆好以後,男人们把挣扎着的骚年英雄翻过来让他仰天躺着,两个人每人按着一只脚,另一个按着他的肩膀使多米被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

  伯爵走到多米的脚边跪在他的双腿之间。“为了不让你对自己的寂静无声感到厌烦,我想你应该见见我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东西。”伯爵说着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根大约12英寸长的假阳具,以象牙制成,上面雕满了邪恶的脊状隆起。在末端有一个奇异的突起物,底部有一只巨大的球状物。整个东西看起来就向带着一只夹子的大而粗的圆珠笔。同时在它的根部还有两根细长的橡

  皮圈。

  “我把这玩意儿叫作我的贱狗训练器。”伯爵说着俯向多米将橡皮圈分别套在多米的双脚上,顺着多米的腿将阳具缓缓推向他的两腿之间。当那大一号的阳具插入多米,他的身体向上弓起,发出沉闷的反抗的尖叫。

  伯爵然後拉住橡皮圈的末端的钩子,在多米宽大的尾骨後相互钩住,将恶魔般的阳具固定住,然後满意地拍了拍多米平坦的小腹站了起来。

  抓住他双腿的两个人将他的腿并在一起,用绳子绑住他的大腿、膝盖和脚踝。然後继续把他按在地上。

  被捆绑着堵着嘴的美骚年缓慢地扭动,旋转着想要把假阳具弄出来。“你永远不可能把它弄出来。”伯爵取笑地说道,“哦,顺便说一句,让我给你介绍我最喜欢的功能。”说着伯爵俯向多米的两腿之间转动了假阳具底部的一个开关。

  阳具开始在多米的体内转动伸缩毫不怜惜地想要征服它的牺牲品,多米的臀部不可控制地随着它的节奏起伏。伯爵俯向多米的脸,亲吻他的脸颊“再见,我的心肝,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击败,你会告诉我任何我想知道的事。”

  男人们放开多米,多米立刻像一匹想把骑士摔下的野马,在地上狂乱地摔打,挺动着,一阵阵不可抗拒的浪潮慢慢地击碎他的意志。

  看着被捆绑堵嘴的骚年英雄无助地在地板上挣扎呻吟四个人高兴地离开牢房,当他们离开时能听到多米达到他几十次高潮中的第一次而发出低沉的呻吟。

  “他马上就会受我控制了。”伯爵温柔地对他的手下们说,“真正的挑战将是神奇少侠,这真是一个惊喜,我能抓住他,把那个斯威尔兰王国的英雄从他的神坛上推下来将是我最大的荣耀。”

  神奇少侠灵敏地从悬崖上飞下,降落在海滩上,“别怕,多米!”托弗轻声说道∶“我来了。”

  托弗站在黑暗、凉快的沙滩上,寻找他顽皮的弟弟留下的痕迹。当他顺着海岸搜索时,发现前面的岩石堆中有一道微弱的灯光闪过。在多米曾经像一只大笨象一般隆地冲过去的地方,托弗像一只灵猫偷偷地接近。

  他现在能够看到灯光是从一扇半开的人工开凿的石门中传出的,轻轻地推开一条仅够他穿过的门缝,他迅速穿进石门。

  灯光是从贯穿整个隧道天花板的电线上垂下的一只灯泡发出的,电线一直顺着隧道向前延伸没入远处的黑暗。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前方,挡住了狭窄的通道。

  “啊,着名的斯威尔兰王国骚年英雄∶神奇少侠。我听说过很多关於你的故事。”挡住他去路的男人说道。他又高又壮,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头带高顶阔边帽。“这是你要找的吗?”他说着拿出多米的内裤,挂在他的手指上,发出邪恶的微笑。

  “你、你们对他干了什麽!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托弗说着,箭一般向那个神秘的男人冲去。

  突然,就像一列紧急制动的火车,他骤停在离他的目标还有四分之一距离的地方。他更加仔细地观察那个男人,“钮扣!”他想道,观察周围他发现,在他和他的对手之间有一堆板条箱。这堆箱子是藏人的好地方,令他的怀疑更加深。

  他假装害羞地问道,“我不知道男人穿女人衣服成了当今廷诺司帝国的时尚。”

  “什麽?”那男人迷惑地说道,“什麽意思?”

  “你风衣上的钮扣。它们不该在左边,除非你喜欢穿女人的衣服,要不就是┅┅”托弗向前跃去,不理会面前的男人,直接向板条箱後面冲去。

  “你是一个镜像。”他说着冲到板条箱背後拧住那个男人的胳膊,将他掷向入口的方向。

  这时,另两个男人从他和出口之间的别的板条箱中出来,慌乱地向他射击。他以一个傲慢的微笑,毫不费力地躲开了第一排子弹。

  那两人停了一会儿瞄准他,继续向英雄的战士射击。这次他们射得比刚才准得多,不是那麽容易躲开了。

  没多久,两把枪的子弹打光了发出“哒哒”的声音。两个人扔下他们的枪,向出口逃去。神奇少侠在他们背後紧紧追赶。两个人穿过石门逃到了沙滩上。他穿过石门,出现在高高的石礁上。他从石礁上跃到沙滩上,解开他的魔法捆人索,拿在手上快速旋转着。刚才在隧道里太狭窄,不适合使用它,现在在广阔的沙滩上他可以发挥捆人索的全部作用。

  “你们犯了大错,孩子们。”他自信地说道将捆人索掷出,“在隧道里我起码不能把你们绑起来。”捆人索盘绕在两人的身上,托弗猛然收紧手中的绳子,使那两个人撞到一起,然後向後倒在沙滩上。

  他慢慢地走向两个晕头转向的男人,边走边卷着手中的捆人索。“现在,绅士们,我们该好好谈谈了,你们将会说出我想要知道的一切,第一个问题是,神奇骚年在哪里?”

  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领子把他提起来,神奇少侠将他拉近到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他的双脚悬挂在空中,“对你来说太糟了,我没有掉进你们的陷井。”托弗傲慢地说道。

  “恰恰相反,这才是陷阱。”说着,他拉开了大衣里的一个小栓,把他的头扭向背後。毒气就像从消防水龙头里射出一般从他衣服里的小罐中直射向惊讶的托弗的脸。

  健美的骚年英雄震惊地蹒跚後退,完全被毒气击中。他放下手中的俘虏,闭上嘴徒劳地想要阻止毒气的侵入。

  这时,多米落入伯爵手中的捆人索盘绕着他,令他感觉到什麽东西围住了他的肩膀。他立刻感觉到了它的魔法力量,他的灵力迅速衰弱。像一匹野马般地颠簸摇晃着在魔法绳索与毒气的双重压力下挣扎。

  “不要抗拒它,亲爱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平静地说道∶“你不可能战胜。你觉得我们的新式毒气怎麽样?”伯爵嘲弄地问道∶“你看它通过直接的皮肤接触生效,而不用吸入。由於我们都穿着这些漂亮的风衣,而你的紧身衣几乎不能蔽身,所以你看毒气对我们无效,而对你却能发挥百分之百的功能。”

  伯爵是对的,托弗赤裸的腿,双臂和前胸盖了一层薄薄的粉末,并迅速地弥漫到整个身体,令他感到强烈的晕眩。当他慢慢摔倒,能感到身下的沙滩在摇晃。

  他一摔到地上,立刻有好几个士兵跳上来压到他的身上,把他翻过身来俯卧,猛地把他的魔法腰带从他的腰间抽走。这时,他的力量变成了和普通人一样,他们轻易地压制住毫无防御能力的骚年英雄。

  “把他绑起来!”伯爵高兴地命令道,将托弗的捆人索扔给他们。他们先用多米的绳子捆住托弗的肩膀,固定住他的上臂。再将他的手臂扭到背後用馀下的绳子将他的左手绑在右臂的肘弯,右手绑在左手的肘弯,然後在他平行的前臂上绕了几圈,紧紧地把他的双臂绑在一起。

  拉起他的大腿,他们用他自己的捆人索牢牢地捆住他的腿,先是大腿,然後膝盖,最後脚踝,然後打了几个紧紧的结。

  有於毒气和两根魔法绳索同时发挥作用,托弗只能缓慢地转动。知道他们完成了他们的工作,他几乎没有足够的能量作最微弱的挣扎。

  然後一团碎布塞进了他的嘴,一根布条勒住他的嘴绑在他的脑後以固定住那团碎布。现在神秘的神奇少侠平躺在沙滩上∶捆绑着、堵着嘴、毫无防御。

  “扶他站起来!”伯爵命令道。男人们轻易地拉起捆绑着的骚年英雄,让他虚弱地站着。伯爵冷冷地看进托弗反抗的眼睛深处。“我一直期待着与闻名的神奇少侠会面,现在我期待着让你做我的奴隶。”说着他伸出一只手放到托弗的双腿之间,牢牢地捏住他的下体。

  托弗明白了伯爵话中的含义,不由吃惊地後退。男人们举起托弗,就像扛着一个祭品走回隧道的入口。

  “不┅┅不┅┅不要┅┅又┅┅又要┅┅”又一次高潮令多米发出沉闷的尖叫。年青的战士被捆绑着,堵着嘴无助地躺在牢房冰冷的石板上。他扭动着像要挣开捆绑,他两股之间的设备残忍地在他体内不知疲倦地抽插,不断地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强加於他,令他朝被征服的境地越陷越深。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想到道,“如此虚弱。”即使伯爵的手下曾经轮*他,他仍然没有完全绝望。事实上,那样的事在某种程度上令他感觉刺激。以前,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刺激,而如此无助地被绑着,令他有强烈的兴奋感,在斯威尔兰王国的天堂岛――神奇兄弟的住所――上,性爱从来不是这样的。不错,那里的男人们也同样享受性爱,而且主要是发生在异性之间,但是那里的性爱是按步就班的,就像一首高尚的乐曲。“如果我不是在如此的麻烦之中,”多米不怀好意地想着,“这将会产生多大的乐趣啊。”

  通向男人营地的大门砰然打开,士兵们扛着托弗不断扭曲抵抗着的身体走了进来。他的臀部不断弯曲甩动着被扛到宿舍的中间。当他再次被扶起面对伯爵,房间里30名左右的士兵目瞪可呆地看着这个充满魔力的男人。

  “松开他的腿。”伯爵平静地命令,士兵迅速地解开原属於托弗的捆人索,松开他的腿。托弗立刻有力地踢出一脚,差点就命中伯爵的头。士兵连忙抓住他的腿,令他安静地站着。

  神奇少侠无助地站着,无效地扭动挣扎像要脱出士兵的掌握,令周围的男人们发出一阵可恶的哄然大笑。

  “你们这些男人说我从不给你们娱乐。”伯爵玩笑地对他的手下们高喊,“仅仅一个神奇骚年是不够的,我现在带给你们神奇少侠。”他说着,回头注视着托弗的眼睛。

  托弗震惊地瞪着伯爵。“他们对多米干了什麽?”托弗想着,他的小弟弟落入这些男人手中的可怕景像浮现在他的眼前。

  “猜对了,亲爱的。”伯爵朝他淫猥地笑着,“我只希望你弟弟来之前不是处男,因为他现在已经肯定不是了。”托弗疯狂地向伯爵踢去,令色迷迷的人群爆发又一阵大笑。

  士兵再次拉住托弗,他感觉到他制服背後的拉链被缓缓拉下,令他的紧身服松开,他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一件头的紧身衣顺着他的背缓缓滑下,他能感到脱衣服的人的双手缓慢而又轻柔地抚过他的背,顺着他的脊柱到达他的臀部。每一寸移动,都给他带来一股寒意,渐渐地他越来越多的身体暴露在他的捕获者面前。那男人将他的紧身衣拉下他健美的

  臀部直到脚边,用他那大而粗糙的双手缓缓地抬起他的腿,拉下紧身衣。同时,托弗的皮靴、护腕被一件件地扔到地板上,除去了骚年英雄所有残馀的保护物。

  男人们敬畏地看着造物主完美的杰作,整个营地笼罩着死亡般的静寂。甚至伯爵本人也被托弗不可思议的身体所震慑,他缓缓走向神奇少侠。

  “不可思议。”他缓缓说道,把手伸向托弗结实的胸口,缓缓地抚爱着。他的手指夹住托弗赤裸已经硬起的乳头尖端,轻轻地拉扯着。

  男人们惊呆了,赤裸的托弗是一回事,而看着他们富有吸引力的长官的不可思议的动作实在是超出他们的意志范围。激动的人群沸腾了,就像一群等待着投食的饿狗。

  伯爵漫步走向大门,回头恶魔般地向托弗笑笑,然後他示意全体安静。托弗的恐惧就像一座装备爆发的火山,他的心感觉着痛苦的每一秒。当他听到伯爵的声音,他的心骤然下沉。

  “占有他。”

  人群发出一声可怕的海盗般的号叫,向无助的骚年英雄扑去,托弗用他的双腿踢倒了一、两个,令他们痛苦地弯腰倒地。但是这只能是象征性的反抗。无数的手臂摸到了他赤裸、挣扎着的身体,令他向後倒入淫邪的人群中。

  一开始,他能感觉到几十只手遍及他的全身,在他的小腿、大腿、膝盖、臀部、阳具、小腹处摸来摸去,无处不在。他徒劳地扭动、旋转想要抗拒他的捕获者,这就像这具不可思议的身体在进行一场免费的色情秀。只要摸着他柔软,挣扎着的大腿或是结实紧绷的臀部或是开始不可思议的发硬的阳具就已经足以让大多数的男人非常兴奋。

  然後他们开始组织起来。他们明白太多的手伸进饼乾箱没有一只手能拿出饼乾。其中两个男人各将一只手紧紧地握在托弗的背後,支撑着他的身体,另一只手玩弄着无助地摆放在他们面前的奖品。每个人捏着一个乳头,将乳头吸入他们的嘴,狂热地吮吸、爱抚着。他们面前的是宇宙中最神奇的奖品,他们可不会让机会白白溜走。托弗的胸口被两个因兴奋而疯狂的男人毫不怜悯地捏、咬、抓着。

  两个野蛮人不断地作弄托弗的乳头令他堕落地呻吟,尖叫。他们舔咬着他成熟的黑色的乳头,令他的头发剧烈地波动,就像暴风雨中的海浪。

  然後,突然间,一只手抓住他脑後的头发将他的头拉向後仰,弯向他的背後,从反过来的视角,他能看到一只长满老茧的大手拉开他头边一条工装裤的拉链,掏出他的大家伙。

  工人坚硬,膨胀的阳具深深地插入他柔软而又温暖的嘴,令托弗的臀部僵硬地抬起,型成一个反抗的弓形。工人开始在他的嘴巴里有节奏地前後抽插,令他发出含糊的咕噜声。几乎是一种直觉的反应,他鲜红的唇紧紧地缠绕着他的阳具开始吸吮。

  他并不害怕面前的处境,真正令他恐惧的是整个困境着实令他兴奋。在天堂岛,他是一个王族成员,他不允许自己品尝普通人的性欲,沉湎於肉欲之中。大多数诱惑他都能抗拒,但是现在不同。那麽多的手,那麽野蛮。所有这些在他尊贵的身体上摸索,作弄的手给他的感觉。他以前从没有经历过,令他兴奋。他抗拒着这感觉,知道绝不能向诱惑投降。

  他的思索被残酷地打断。一个男人赤裸的臀进入他的双腿之间,他的阳具缓缓地越来越深地经过他抽紧,抵抗的肌肉进入他开始湿润的深处。他的臀再次弓起,左右扭动,想要逃脱不可避免的结局。他不可抗拒地屈服於他压倒性力量,他的阳具到达了它的目的地,完全的进入他。

  他开始有节奏地抽插,令他只能发出无用的咕噜声呻吟着,每一次插入都令他的臀抗拒地扭动。他继续毫不怜惜地向他的深处猛攻,两人渐渐地型成同一个节奏。

  赤裸、无助的骚年在工人们中间徒劳地挣扎、扭动着,他的身体违背他本人意志地被强制进入。人群中唯一的声音就是战士发出的淫猥的呻吟和悲鸣。为了仔细倾听挣扎着的骚年英雄发出的淫邪的声音,没有人说话。暂时不能分享的人们并不是毫无乐趣,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被强暴的景像即使没有实际参加,也已经是足够刺激了。

  被绑着受到多面进攻的俘虏开始疯狂的扭动,他经受如此残忍的对待,他的嘴巴被进入,他的乳头被恶意地玩弄,他的肛门被无情地抽插,兴奋的浪潮从他的下身开始形成,传到他的胸口。“不要。”他的意识尖叫,“我不能这麽做我不能去,”他毫无信心地想着,兴奋开始建立。他努力抗拒着将要来到的,但是他的心灵力量被仍然在他背後牢牢捆着他的双手的多米的捆人索削弱。

  突然,他的臀越来越快地扭曲,拱起,嘴里发出抗拒的呻吟。两个男人同时感到了将要到来的破浪,同舔咬着他的乳头的两个人一起加快了步伐。这感觉是压倒性的,失去神力,被捆绑,摸索着他身体的手,他所处的毫无防御的境地,一一掠过他的脑海,他的身体最後一次向上拱起,他在屈辱中发射了,然後随着难以置信的放松感,他崩溃在强*者们的手臂中,他第一次高潮的到来夺走了他的一部分抵抗的意志。

  同时,他的挣扎令强*着他的两个人更加兴奋,在他到达高潮顶点的同时,他们在他的体内发射。

  发射着的两个人放松下来放慢节奏,亵渎着他的嘴巴的人被用力拉开,从他嘴里拨出的阳具将子弹射了托弗满脸。还没有等他喘口气,另一个工人占据了他的位置,将阳具插入他喘息着无助的嘴。

  另一个人也同样被拖开,当他感觉到另一根阳具进入他的肛门,他再次扭动反抗。他的两个新的征服者开始享受他们的奖品,这时他的理智慢慢恢复,他的挣扎也越来越有力。原以为刚经历了一次剧烈的高潮後,现在他应该可以战斗了,但是新的兴奋浪潮压倒性地充满他的全身,令他的心绝望地下沉。

  一个干完了换一个,然後又是一个,再一个,直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令他忘记计数。一只手接一只手抚弄他的身体,一张嘴又一张嘴吸吮他的乳头,他的嘴被一次有一次的进入,以致於他的嘴巴和脸庞上盖满了厚厚的精液。每一次进入都带给他新的刺激,每一次高潮都部分地削弱他的斗志。骚年英雄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被强*,他绝望地被不断地带上顶点。

  伯爵走进宿舍,自从他刚才同托弗谈话以来,已经四个小时过去了。他觉得,即使是神奇少侠这样的超人也不能在这样无情的攻击下坚持这麽长时间,更不用说他的魔法腰带被夺走不能帮助他抵抗。

  男人们手脚摊开懒洋洋地躺在各自的床铺上打盹,他们的脸上流露着满意的微笑。当他看到好几个兴高采烈的工人回到潜艇旁工作,他就知道有一些事他们已经完成了。

  他绕过房间中间的小火炉,走到支撑屋顶横梁的一根四方型柱子前。托弗被绑在柱子上,他的双手仍然像他被捕获是一样,用多米的捆人索绑在背後。

  一条白色的细绳在他的前胸和柱子上绕了好几圈,将他的胸部牢牢地固定在柱子上,然後绳子向下在他的腰,臀部绕了几圈,,再向下将他的大腿,膝盖最後到脚踝牢牢地绑在柱子上。他就像一只被蜘蛛网牢牢缠住的苍蝇,浑身缠绕着,被完全吸乾。

  他的头无力地下垂,湿乱的头发向下遮掩着他的额头,他的胸口布满了青紫色的淤痕。

  他的腿和臀无力地垂下完全靠绳索的力量固定在柱子上。精液、血液和汗水顺着他结实的大腿内侧,流下修长的小腿直到他的脚踝,流下一条条乾涸的溪流痕迹。

  伯爵抓住完全被打败的英雄的头发,将他的头拉起来,托弗发出微弱的呻吟。托弗的嘴里塞着布团,一根布条绕过他的脑後,将布团紧紧地绑在他的嘴里。由於他经历的几个小时的调教,沉重的疲乏在他的眼睛下画上了两条黑影。他的眼皮精疲力竭地耷拉着。

  “伟大的神奇少侠,嗯┅┅,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伯爵嘲弄地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们斯威尔兰王国人多麽软弱,我们廷诺司帝国人可比你们强壮的多,从肉体到心灵打败你真是太容易了。”说着,他粗鲁地把托弗嘴里的堵嘴布掏走。

  托弗的脸、下巴和脖子泄满了精液和唾液的污迹。他滞钝、乾哑的嘴巴开始说话。“我绝不认输。”他慢慢地喘息,“你永远不能控制我的心灵。”

  伯爵的嘴因惊喜而绽开,“不错,你果然厉害。”伯爵拉紧托弗的头发,迫使托弗吻上他的唇,这是一个漫长的湿吻,伯爵重重地咂巴着嘴,结束了这个热情的长吻。然後吸住托弗的下唇,用自己的唇将它拉出,然後让它弹回去发出一声轻轻的“啪哒”。

  “把他带到屋子里去。”伯爵趾高气扬地命令着,他的两个卫兵小心地解开托弗身上的绳子,一个抬着他被绑着的上臂和胸部,令一个抬着他的腿,将他扛起来。

  被扛着经过几条走廊,托弗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四个人不久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托弗再次站起来。

  这个房间相当大,除了他们进来的门以外,整个房间是一个20码直径的正园形。房间的中间,是一个被黑色的薄布掩盖着的长方体形的未知物。这东西大约高10英尺,6英尺宽,2英尺厚。

  “我期盼着这个时刻。”伯爵幸灾乐祸地抓住托弗的下巴强迫他盯着自己黑色的眼睛。“拉开布。”伯爵继续盯着他的眼睛命令道。

  卫兵拉开遮布站到那东西的两边。伯爵绕到托弗的身後,双手缠绕着托弗的胸部,从背後抓着他的双手。“好好看看,亲爱的,这才是将要驯服你的工具。”

  托弗因完全的恐惧睁大了眼睛,蹒跚着退後。在他面前的机器,就像一台中世纪的讯问台。它的外部骨架有连接各个角落的工字钢组成。上面的两个角上各有一个皮环,就像是两个皮制的手铐。底部的角上有两个马镫和更多的皮环。整个平面以15度的角度向後倾斜,被两根巨大的支柱支撑着。在工字钢之间是各种液压圆筒,电线和滑轮。别的各种说不上来的机械设备遍布整个平面。而平面和旁边固定着的控制盘被一整捆电线连接着。

  “你这个恶魔!”托弗高喊道,那两个卫兵将他虚弱地抵抗着的身躯拉向机器。解开他的手,他们把他的双手套在皮铐里牢牢拴住。然後将他的小腿放进马镫,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