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玄道弟子
天玄道弟子

天玄道弟子




故事开始前先介绍下。

  我。东方狼。天玄道第一百三十八代弟子。被称为修道史上最白痴的人,修道界的耻辱。十岁入门,学了十年居然啥都没学会。

  其实这是官方的说法。我是肯定不会承认的。啥都没学会是我的错吗?真是扯蛋。明明是那个三八掌门不教我嘛。

  理由?

  好吧,是应该说说理由,让大家评评理。

  奸几个女人算淫贼吗?绑几个富家小妞算卑鄙吗?虐几个江湖侠女算无耻下流吗?

  嗯,我也觉得不算。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小心把三八掌门的两个女徒弟给上了。不但三穴同开,而且搞大了她们的肚子。

  老处女估计是欲求不满,因爱生恨。知道消息后追杀了我十里地。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东方世家的少主。没准就直接被她给碎了。

  碎了……这词儿听起来真是销魂。

  回去之后。

  没之后了。老处女可能是没想开,决定谋杀。飞到半路找个无人山谷直接把我踢下面去了。更年期的女人果然可怕,这幺一来,岂不是要让她的两个女徒弟守寡?可惜这幺极品的女子,还没调教好。就……当然,老处女谋杀未遂。

  如同许多俗不可耐的穿越小说一样。在我的肉体触摸到地面的前一刹那,光荣的穿越了。

  虽然结果有点诡异。不过……算了。看故事吧。

  绝情谷底呼呼呼呼呼……终于搞定。

  我倒在地上翻滚,爬来爬去的庆祝。

  梦想中的基地终于建设成功。哇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出去狩猎美女啦。

  自从进入了金庸老大的世界,我就一直在找一个理想的藏身之处。建设成梦想中的天堂。将天下美女全部收集到这里,尽情的凌辱虐待。悲剧的是,找了很久都没合适的。

  这个理想的地方要满足几个要求。

  第一:安全隐蔽。旁人很难找到。这是先决条件,不然那些美女的老公找过来,估计一刀就能秒了我。

  第二:位置不能太偏远。逮一个美女要跑太远的路,受不了。本来海外的无名小岛是个选择,就因为这个原因被排除了。

  第三:暂时不会有太强力的人物出现。有些地方位置不错。比如燕子钨啊,少林寺后山啥的,可惜牛人总在那里转来转去。

  最后。我在潜伏的路上巧遇一个会说话的蘑菇汤头,经他(它)提议,最终选定了绝情谷底。这地方就位于襄阳城不远的隐蔽的山谷之中,四面都是高耸入云的峭壁,寻常人根本无法下来。就算是下来,也不会想到碧水潭里面居然另有洞天。就算是想要查看碧水潭,也无法沉得那幺深,更无法抵抗冰冷的潭水。要知道后来小龙女是从数百余丈高的地方跳下才沉得那幺深,然后发现洞口的。

  越想越觉得这个地方绝妙无比。

  原本阳光耀眼,花香扑鼻,繁花青草的幽谷已经被我彻底改造。只留下潭底结着的万年玄冰以及寒潭白鱼不动,是为了将来万一小龙女按照原着的情节掉下来,为她解冰魄银针剧毒用的。至于那玉蜂蜂蜜,我实在不会养蜂,到时抓些来让她自己养就是。

  幽谷如今到像是一个巨型的巢穴。地上铺着无数紫色鳞片大小的东西上面满是粘稠液体。幽谷中的树林大部分都被砍掉。剩下的也都掉光了叶子,树身一片漆黑。潭水正对面的峭壁被我凿成一个大山洞,里面就是我的休息所。也叫虫巢。

  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有休息室,捕俘室,调教室,产卵室,女畜室等等等等。

  虽然现在很空,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满起来滴。

  不知道那些名满天下的侠女产卵的时候是什幺样子。

  我美滋滋的想着。爬回虫巢。再一路爬进产卵室。产卵室是虫巢最重要的部分之一,面积大概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四周都是鲜红的好象有生命一般缓慢蠕动着的肉壁。粘呼呼的液体铺满地面,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淫靡气息。也许是因为感觉到我的到来,几条红色的触手从肉壁的缝隙中伸出,向我挥舞着。

  不用怀疑,触手也是有智慧的生物,它们就是这里的卫兵。之前的手势,其实是在跟我打招呼。

  我爬到右边一处看起来有些凸起的肉壁处。将手按到上面。接触面冒出一阵蓝光,肉壁快速的蠕动着向左右分开,露出个高一丈宽五尺左右的空间来。

  里面是一个大概18。9岁的年轻女孩子,容貌算不上绝色,身材似乎也没有发育成熟,可一双大眼睛水波滢滢,让她有种楚楚可怜的气质,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妮子是我在少室山附近买回来的。50两。这妮子的父母就欢天喜地的卖了。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菅。在这个平行空间里面,汉人的宋在中原,西南面是大理。西北是西夏。西是吐番。北面是金辽。东北是满洲女真。一群白痴打来打去。谁管过老百姓死活?嗯。我好象没有立场说这话。

  算了。

  我到很想知道,如果这小妮子的父母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会有什幺表情。

  女孩的双臂被两条粗大的触手缠绕着举在身体两侧。身体上浸满了粘稠闪亮的液体。双乳随着她的呼吸快速起伏着。小腹明显涨起,就算是从外面看,都可以看到有东西在里面来回的绞动。女子的双腿也被分开到极限,一大一小的两根蓝色触手分别插入蜜穴和后庭中。触手的表皮还在不停的抖动着。

  “饶了我吧。求求你。”也许是因为光亮的刺激,这具年轻的躯体微微颤动着。

  “似乎……还没有搞清楚形势啊。”我邪笑着,伸手勾起女子的下巴。继续说道:“这里多好,不用愁吃,也不用愁穿。还能体会身为女人的快乐。

  ”“才没……有。”女孩的眼睛半闭着低声道。

  “没有嘛……我很难相信啊。”心念一动,女子下身的触手立刻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又要……饶了我吧……肚子,肚子要爆了。”小妮子无助的挣扎着。一双大眼睛满是水气,俏脸一片绯红。

  “放心吧。它们会很温柔的。很快。你就会体会到快乐。”“我没有……救命……”哈哈,这句救命的声音还没有蚊子声大,小妮子口不对心。

  蓝色触手的抽动很有规律,如同音乐的节拍一样,带起串串的水声,触手的表皮内侧还有类似与章鱼一样密密麻麻的小凸起,它们在分泌润滑液的同时,还能带给女子更大的快感。

  “嗯……不要……”女孩还算白晰的身体明显发红发热起来。小嘴中发出间歇性的呻吟声。

  “很幸运吧。在这个世界里,可以体会到成为淫兽饵食的快乐。”“饵食?”女孩虚弱的问道。

  “还不明白吗,你就是这座虫巢的动力源之一。你的体液将会被这些触手吸收,转化成维持这个地方运转的能量。看到这个房间没有,这里是虫巢中最重要的产卵室,光支持这个地方的运转,就需要12个年轻女子不间断的提供体液。

  而整个虫巢需要得更多。现在动力源的数量已经足够了。就算我不在,它也可以自行的运转。而你,将永远被禁锢在这里,触手将会为你提供生存所需要的养分,你不会衰老,不会死亡,会一直在这里,不断得被玩弄,不断的高潮,直到这里毁灭为止。

  ”不要……饶了我吧。“”不可能,动力源一旦放入,只有毁灭才能脱离,就算是我,也无法再将你从这里放出来。“”不……我不要……魔鬼……“”哈哈哈哈。我本来就不是纯种的人类的。那该死的穿越让我拥有了另一种体质,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我狂笑着。后背弓起,两根粗大的触手破衣而出,一左一右的挥舞着。

  也许是情景太过骇人的缘故,女孩瞪着眼睛,可爱的小嘴半张着,想叫却叫不出声音。

  空间顶上垂着的白色透明触手趁机冲入了女孩的嘴里。将她的小嘴撑开的极限,从长度来看,触手顶的极深,几乎到了喉咙口。

  ”呜!“窒息的感觉让女孩悲鸣着,眼角含泪。

  触手很快就感觉到了女体的不适反应,一股绿色的液体顺着管道飞快的流入女孩嘴里。

  这种液体的成份我还没有研究出来,不过效果无疑是明显的。仅仅片刻的功夫,女孩的神态就平静下来。控制着她身体的触手将她翻了个身,弄成平趟的姿势,两跟稍细些的触手分别缠绕在女孩的脚踝上,将她的双腿一点点的扳到上半身。形成淫靡无比的姿势,继续飞快的抽动起来。

  从我的角度,正好将女孩那粉嫩的小穴和菊雷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粗大的蓝色触手如同打桩机一样进行着活塞运动,响亮的水声不断传入我的耳朵里面。听得我欲火大盛。

  ”郁闷,早知道应该先干一炮泄泄火的。如今却只能看着。“我狠狠咽了口唾沫,退后两步离开这个动力空间,鲜红的肉壁很快从两侧涌了过来,将入口重新封死。

  触手的抽动声与女孩的呻吟声逐级低落下来,直到细不可闻。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好了些。

  应该准备的好象都准备好了,我爬出洞口,仰望着高耸入云的峭壁。几跟触手从我的背后伸出来,像钉子一样钉在石壁上,借助它们的力量,我很快就爬了上去。

  山谷附近荒凉的很,我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发现,但为了保险起见,人类形态还是需要的。

  ”习惯了借助触手爬行,重新换成两条腿走路真是别扭。“我迈着八字步边走边骂。脚底下就跟灌了铅似的。好不容易来到谷外一处小闹市,掏出银子买了匹马。才算结束这段痛苦的经历。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金老大的世界如此的庞大,我到底要先去哪呢?记得穿越之前看书的时候,我对欧阳贤侄那是极度的鄙视的,这家伙有好几次吃到美女的机会,居然没一次成功的。人品真不是一般的差劲。不如我帮帮他好了。如果能将书里所有的淫贼全部收成小弟,那也是一种成就啊。

  嗯,欧阳贤侄应该还在白驼山庄吧。西边。

  西边。西边……哪边是西来的?

  未完待续这文是写着玩的。不保证更新,随时都有TJ的危险。能写到什幺地步主要看反映。前几天在 2048核基地论坛跟一位叫h429349253的兄弟聊天,聊到同人H文。聊着聊着突然奇想。

  后来又跟几个朋友讨论了一下午,决定开写。这文一开,其他的更新肯定会有影响,所以……想砍人的去砍了他们吧。我什幺都不知道~第二章 回部双美(无肉)***********************************本文发于风月文行情缘 2048核基地论坛四处,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随意转载的全家死光!

  ***********************************「这是哪啊?」我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身上似乎铺着一层柔软的东西,周围似乎还弥漫着一股浅浅的羊腥味。

  我挣扎了下,感觉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的力气,头痛欲裂,根本就无法思考。肚子里面空空如也,嘴唇上裂着几道口子,喉咙就跟被火烧过一样。渴得要命。

  「水……有水吗?」我用微弱的声音叫道。

  远处似乎有光亮靠近,也许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见光的关系,我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恍惚之中,只感觉脑袋被一双手轻轻托起,一碗水递到了我的嘴边。

  那清凉的气息让我稍稍恢复了些力气,张嘴咕噜咕噜的饮尽。如同冒着火的喉咙被这幺一冲,顿时舒服了很多。

  「谢谢。还有水吗?」我眯着眼睛问道。

  那人似乎说了句什幺,起身走到床边,看那动作,似乎是在倒水的样子。

  我晃了晃脑袋。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从绝情谷出发后。我一路向西行去。可惜当初看书的时候只顾着看剧情,没有更深入的去研究。根本不知道白驼山庄的具体位置。再加上自己人品不行。路上基本就没看到活人,就算是遇到了。也没一个认识的。骑马东转西转了几日。

  一不小心闯进片沙漠带。就算自己拥有超过常人的异能,可仍然被大自然的无敌力量击倒。

  笑话啊。连生存常识都不知道,居然敢进沙漠带,我当初脑子被驴踢了不成。

  现在想想都在后怕。没有水。就算我可以……也一样是死路一条。

  想着想着。又一碗水递了过来。我忙张嘴饮尽,感觉全身一下轻松了许多。

  「公子。感觉好些了吗?」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语调娇柔清亮,温婉柔和。

  极其动听。

  此时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一见之下。只觉得头脑中轰得一声,身体似乎是飘到了云端,四周充满了绚丽的色彩,好似一场春日杂花铺陈的梦,让人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眼前这个女孩子太美的。美得好象一个童话般的人物,像天上星星般明亮的眼睛。漆黑柔顺的长发垂在肩上,相貌明艳绝伦,秀美之极,如明珠,似美玉,不可逼视。

  倾国倾城,当真是倾国倾城。

  女孩的皮肤洁白如玉,配上一身白衣。皓如白雪。全身上下散发着圣洁的气息,像婴儿一般纯粹。如同一个白衣天使一般动人心魄。她的周身还环绕着淡雅清幽的芳香,就算身至万花丛中也不及她万一。

  金老大书中美女众多。但圣洁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身有异香的只有一人。回疆的良苑奇葩-香香公主喀丝丽。

  天可怜见。出门第一发就让我遇到如此的美女。莫非我前阵子膜拜坑神有了效果?最关键的是这女孩单纯天真的不行。纯洁无瑕又毫无心机。不知道世事。

  在书里就敢当着陌生人在湖中裸浴。对汉人的知识几乎是零。传说中智力就相当于五岁小女孩,真是天助我也~如果不是因为全身无力。一定要翻滚庆祝。

  一番对话下来。果然不出所料。这女孩正是香香公主喀丝丽,那日我在沙漠中昏倒还是蒙她相救。我很疑惑自己怎幺会跑到回疆的地界,后来想想才算释然。

  肯定是自己的路痴本性发作。一路走一路错。不小心过了白驼山庄的地界。

  跑到天山路来了。喀丝丽这小妮子果然一点都不怕人,围着我问东问西的。好奇的不得了。我只好瞎编一通扯过去。

  几日下来,我的身体慢慢好转,机能也恢复如初。看着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整日在眼前晃来晃去。不吃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跟一般的回族女性服饰不同,喀丝丽这小妮子似乎从来都不带盖头,身上也并非回族年轻女子习惯穿着鲜亮的,如绿,蓝,红等颜色。一直都是一身白衣。

  虽然不是紧身的,但也能够隐约看出衣下那发育良好,玲珑有致的身材。胸前微微隆起的秀丽曲线虽然不大,却别有一番韵味。此时她正坐在我身边,香喷喷的娇躯靠在床边,如羊脂般洁白的双手托着腮。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我。

  「然后呢?然后呢?东方大哥?东方大哥~~」「啊?我说到哪了?」「真是的。你说到黄蓉姐姐背着郭大傻到了牛家村,两人在密室里面疗伤。

  外面完颜洪烈那个奸贼睡觉了,郭大傻要杀他被黄蓉姐姐阻止,天刚亮。他们两个说情话。然后……「喀丝丽这小妮子说到此处。脸色明显有些发红。

  要说我真是英明神武。想到给她讲故事这招儿。金老的故事有哪个不爱看的?

  我本身对剧情就熟悉,加上好口才,说得声情并茂,惊心动魄。射雕才刚刚开了个头,就把喀丝丽迷得不行。天天往我这里跑。一听就听上一整天。当然了,为了我邪恶的目的,有些地方被稍微改动,讲的露骨无比。小妮子经常听的面红耳赤。

  「哦。这里啊。后面是这样的……」黄蓉被郭大傻一番情话说得满脸通红,两人却苦于姿势无法交合。郭大傻心中失落。虽然嘴里没说,可脸上却露了出来。黄蓉又怎会看不出来。只见她垂首不语半饷。忽然嫣然一笑。用另一只手解开郭大傻的裤带儿,套出那条挺立的青龙。俯下身子张开红润诱人的小嘴。将它缓缓吞入……「然后……然后呢?」见我许久都没出声,喀丝丽红着俏脸,结结巴巴的催促道。

  我心中暗笑。开口道。

  黄蓉正待进一步动作,突然门外脚步声急,两个人冲进店来,只听侯通海的声音说道:「操他奶奶雄,我早说世上真的有鬼,师哥你就不信。」语调气极败坏,显是说不出的焦躁。又听沙通天的声音道:「什幺鬼不鬼的?我跟你说,咱们是撞到了高手。」黄蓉在小孔中瞧去,只见侯通海满脸是血,沙通天身上的衣服也撕成一片片的,师兄弟俩狼狈不堪。完颜洪烈与杨康见了,大为惊讶,忙问端的。

  「啊……这就完啦。真是……」喀丝丽这小妮子一脸失望的低声道。

  「嗯?什幺完了?」我装傻。

  「没。没有啊。东方大哥,你继续讲吧。」小妮子慌忙否认。

  又讲了几句。就听到小妮子低声道:「东方大哥~你说。黄蓉姐姐为什幺什幺都听郭大傻的呢?」「额……这挺难回答的。要说原因。大概是因为她喜欢郭大傻吧。

  「我喝了口水。回答道。

  「含那东西……两个人抱在一起那样……也是?」「当然。」我笑得像个狐狸。

  「那……含那东西真的舒服吗?」小妮子绕了半天,终于问道点子上了。哈哈。几日的辛苦没有白费。喀丝丽这小妮子春心动了。

  「肯定舒服啊。你没听黄蓉第一次的时候说的话吗?」我发表了总结陈词。

  「我……我也想试试。」一锤定音。

  正当我偷偷伸出触手想要爽一发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吓得我耸然一惊。这几日里。只有喀丝丽出入我养病的帐子。除此之外我还没见过其它的人。

  弄得我几乎忘记着是在回人部落里面。如果刚才真得欺负喀丝丽。声音难免被别人听到。如果让那帮回人知道我玩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不把我砍成八块才怪。

  如今这身体。打一个两个还行。一拥而上得话。肯定挂了。

  呼……还好还好。

  脚步声近了。我转头一看。只见帐门处立着一位身材高挑,体态婀娜美貌女子。她一身鹅黄衫子,头戴金丝绣的小帽,帽边插了一根长长的翠绿羽毛,腰插匕首,长长的头发扎成辨子垂在肩上。皮肤白皙莹润,黄色的衣衫更映衬着如羊脂玉般的肌肤。雍容端庄,英姿飒飒,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贵的气质。十分美丽之中有五分英气,堪称是一位女中豪杰。

  翠羽黄衫霍青桐。定然是她。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喀丝丽已经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从我身边弹了开来。垂着嫀首,轻声叫了声姐姐。

  霍青桐扫了我两眼,转头拉住妹妹的手。两姐妹凑到一起低声说了几句。声音太小听不清楚。我暗中擦了把冷汗,希望那个小笨蛋不要把之前的话说出来。

  不然我就惨了。

  翠羽黄衫的眼睛光彩清澈,本来十分的好看。不过此时却跟看贼一样看着我。

  何必呢。我又没干什幺。

  等到两姐妹低声说完。霍青桐让自己的妹妹离开,这才对微微我一笑。问道:「听说东方公子本是行商。只因不小心误入沙漠?」看那一脸怀疑神态,不由得让我想起当初刚入天玄道时,那个老处女看我的样子。

  「正是。」奶奶的小娘皮。我最讨厌人这幺看我。等你落到我的手上看我怎幺收拾你。我狠狠的想到。

  「既是行商,为何不见货物?」「哈哈,我本为进货而来,何来货物。有银票足矣。」「欲进何货?」「我在中原时就听闻天山雪域盛产雪莲。是补血养气圣药,只因路途遥远,中原往往有市无价……」「既然如此,公子之前为何不说起此事?」「身体未愈,故而不曾提起。」「身体未愈?我看公子身体强健。此次来回部,恐怖是另有目的的吧。」霍青桐冷冷一笑。突然抬手抽出腰间的匕首,刷得一声,向我前胸射来。

  奶奶的,小娘皮疯了不成?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我竦然一惊,想要闪避。可那匕首走势却猛得一变,竟后发先至。擦着我右脸划过。

  乖乖,吓死我了。万一因为这一下变得勃起不能?我面色发白。正想破口大骂,只见帐帘一掀,喀丝丽飞也似得扑过来。

  「东方大哥~」莫非是试我不成?我灵光一闪。配合装出一副吓傻了的样子。喀丝丽不知有假,连忙摇晃我几下,并狠狠白了自己姐姐一眼。

  「额……公子当真不懂武功?」霍青桐见我面色煞白,满头大汗,再联系之前的反映,心头疑虑渐去。不由得开口问道。

  他奶奶的。翠羽黄衫霍青桐师从天山双鹰:秃鹰陈正德和雪雕关明梅门下,习得「三分剑术。」这套剑法的就是每招都只使到三分之一即刻变招,所以在常人出一招的时间内,她出了三招,让人无从招架,本身就是一门以快打慢的剑法。

  不是不想反应,实在是没反应过来,因为体质的原因,我无法修炼武功。触手目前的转化能力有限,唉,连个江湖三流的小妞都不如。要是碰上小龙女一类的……杯具,生活果然充满了杯具……误会既去,霍青桐不愧为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落落大方的向我道歉。

  在喀丝丽这个小妮子楚楚可怜的目光下我也不好说什幺。不过原因总要问问清楚。

  也许是对之前的行动表示歉意。霍青桐并没有对我隐瞒。

  「什幺?你说圣物《古兰经》被贼人抢走了?」「正是。那贼人能在回部重重守卫之下将圣物抢走,一来武功高强,二来应该熟悉这里的布置。这段日子来部里的客人只有公子一个。所以就……」「所以,你就怀疑是我偷了《古兰经》难道我偷了它还会在这里躺着等人来抓不成?」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是青桐莽撞了。」「算了,这事情原也怪不得你。」我吐出一口气,心头开始盘算起来。从霍青桐所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