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项少龙去赵国
项少龙去赵国

项少龙去赵国


深夜,秦皇宫中。一间房屋中传来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只见一位身材妖娆的美妇趴在一位少 年的双腿间,不断吞吐着那硕大的鸡巴。而那少 年一脸笑意的看着一边的另一位美女,只见她脸若桃花,双眼迷离,不住低吟,却是太傅琴清。可是现在的琴清哪还有半点平日的典雅庄重,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这时那少 年说话了:“琴太傅实在是厉害,居然可以在我的欲望魔境中支撑如此之久。

  不过不要以为欲望魔境就这点能力,我可还没有使用它的真正力量。要知道我的欲望魔境可是直接刺激人的各种欲望,像权力欲,贪欲,性欲等。任何生物都有欲望甚至包括神仙,而我则可以控制欲望,进而使其沦为欲望的奴隶。当年神魔大战时,被我引诱堕落的神不计其数,最后天帝亲临才打败我,但他也只能封印我而已,因为他也有欲望啊!哈哈哈!”不错,这少 年就是现在的秦王嬴政也是上古魔神欲魔附身的一代魔君小盘。他胯下的女人就是当今国母朱姬,而他所说的琴太傅就是秦国第一美女——琴清。琴清听到小盘的话后,突然挣扎了起来,双眼怒视着小盘说:“昏君,我一定会向世人拆穿你的真面目,另选贤君!”

  “哈哈哈”,小盘突然大笑起来,“琴太傅不要说笑了,你还不明白吗,所有的文武大臣早已成为我的奴隶,整个大秦早就被我掌控了。对了,太傅让你见一下几位熟人。进来吧,芳奴、婷奴、倩奴。”只见乌廷芳、婷芳氏、赵倩三女挺着好像怀胎八月的肚子像狗一样的爬了进来,她们身上没有穿衣服,绳子将乳房绑的更加硕大,乳头阴蒂上都被穿上了金环上面系着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乱响,而肛门则塞着一条类似于狗尾巴的东西。琴清吃惊的望着这一切说不出话来。

  “很惊讶吧,她们屁股上的可是真的狗尾巴哦,至于肚子里是什么?嘿嘿。”

  突然小盘猛地把乌廷芳的尾巴使劲抽出,乌廷芳“啊”的惨叫一声,肛门像喷泉一样喷出大量的精液。小盘又将婷芳氏与赵倩的尾巴抽出,三女肛门中的精液足足喷了数分钟,三女浑身上下都被喷满了。喷完后三女无力的瘫在地上,小盘扫了一眼说:“别装死了,还不赶快把地上舔干净。”三女立刻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怎么样?琴太傅,不知表演合不合你的口味呢?”“你是恶魔。”琴清难以置信的说道。“哈哈,太傅真爱开玩笑,我可是比恶魔更可怕的欲魔啊。这三个女人和我的母亲朱姬都已经被我控制,她们的记忆没有变化,只是变得无比饥渴,只要是鸡巴,不管是不是人都会渴望被操。本来你也会变成这样,只是直接这样未免太无趣了,所以我决定亲自来调教你。好了废话说了这么多要开始了哦。”

  琴清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浓雾,刚想起来却一下躺倒在地上。“琴太傅,这红雾会挑逗你最深的欲望,幻化出你最喜欢人的样子,好好享受吧。哈哈哈!”琴清根本没听清小盘说了什么,她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抓向自己乳房,另一只则伸向阴户。这时一个身影从红雾中闪出,琴清勉强睁眼看去,惊呼道:“少龙,你怎么在这?”那闪出的人影正是项少龙,可他现在不是应该在赵国吗?怎么会在这?“我不是说了吗,这里会幻化出你最喜欢的人。看来师傅的魅力真大啊,有这么多美女喜欢他。”这时小盘出现在了项少龙的旁边。

  “师傅,让琴太傅好好体验一下性欲的快乐吧。”项少龙走到琴清的身边,一把握住她的乳房,用力揉捏起来,硕大乳房变化出各种形状。项少龙将手指插进琴清的小穴中缓慢抽动,琴清哪里受过这种刺激,立刻大声呻吟起来:“嗯,啊,不要!快停下……啊啊啊!”原来琴清受不了刺激终于高潮了。项少龙将手指从小穴抽出,放到琴清眼前,说:“清姐,没想到你这么淫荡啊!你看你流了多少淫水?你真是一个天生的荡妇。”“难道自己本是淫荡的女人?”琴清看着眼前还不断滴着自己淫水的手,不由自主地想到。项少龙拿起琴清的一只玉手,放到自己的阳具上。“握着”命令般的口气不容置疑。琴清此时才看清楚项少龙的那话,心道:“天哪,这肉棒要是放近自己的小穴里,会不会欲仙欲死呢”旋又想起自己被人污辱在际,怎会有如此羞人的念头呢。遂羞答答的闭了双眼,手却不听大脑指挥一般的上下揉弄起项少龙的阳具来。项少龙会心一笑,右手加紧了对琴清阴唇内外的揉捏,在琴清耳边问到:“清姐,可是想我操你了么?”琴清嘤咛一声,脸似桃花,那还说得出话来。见玉人如此反映,项少龙哈哈大笑,翻身上马,却不提枪进攻。那阳具只在洞口磨来磨去,或挤进半个龟头,如此挑逗一会后,身下玉人呼吸更见急促,身体扭动更加不堪。项少龙伏下身去,在琴清耳边轻轻问到:“美人儿,想要了吗?想要的话就我操你,不说别怪我不给你哦。”

  琴清忍耐不住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双目望向项少龙,射出海样深情跟欲望娇羞的道:“我,我求你操我,不用怜惜,用你的大肉棒使劲的操我……”

  初始语音轻轻,说到后来,象喊了出来。项少龙哈哈一笑,掰开玉人双腿,阳具一插到底。只听玉人再啊的一声,全身痉挛,仿似电击一般。项少龙当真天赋异廪,久战而不泻,每次大鸡吧都是一捅到底,听着身下琴清时断时续的呻吟,看着玉人脸上渐渐淫荡的表情,项少龙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啊……啊……快点……再快点……使劲,使劲操我。使劲……”“使劲操你的什么?”“……”见琴清不说,项少龙停止了运动。“操我的小穴……操我的逼……操死我吧!

  ”向以贞洁着称的寡妇清,此时连妓院的妓女都不如。淫荡之极。突然,项少龙停止了动作。琴清茫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美人儿,看过狗交配么?

  ”项少龙邪邪一笑。琴清羞惭的摇了摇头。“那今天就让你试试”说完,项少龙一把把琴清翻转过来,楼着琴清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操了起来。“啊……用这么羞人的姿势……可是很奇怪,比刚才更容易插到花心了……”琴清羞红着脸,偷偷的想。

  项少龙并不急于插入,而是探过手去,一把捏住琴清的下巴,缓缓的转向自己,没等项少龙说话,琴清就羞答答的闭上了眼睛,把香舌伸了出来。好半天,才唇分,喘息。“坏蛋,把口水给人家吃,脏死了”玉人粉面通红的嗔到。“一会还有更脏的东西呢。”项少龙趴到琴清身边说道。紧接着,在玉人耳旁一阵低语。

  只听得琴清脸上羞红更甚,摇头不依。“好,你不依,我就拔出来了”项少龙说着,把阳具一寸一寸的从琴清的阴道拔出。琴清此时真如娼妓一般,晃着雪白的大屁股,左右前后的追逐肉棒。“我,我说还不行嘛”白了项少龙风情万种的一眼后,轻启朱唇,低低的说到:“我,我琴清本就是个人人可夫的淫妇,求,求项少龙,不,求大鸡吧哥哥不用怜悯我,用你的大鸡吧狠狠的操我,操我的逼,人家爱让你操,想一辈子让你操。”说完,羞得把头埋进了双手中。

  “哈哈,操都操过了,还怕什么羞!”项少龙此时意气风发,楼住琴清的美臀,拿出所有着数,9浅1深,左旋右磨的狂干起来。那琴清久未经人道,哪受得住情场高手项少龙如此的攻击,不一会就溃不成军,连声告饶。“啊……啊……亲哥哥,亲相公,亲夫君,用力,使劲,操死琴清吧……对,顶到花心了,啊!要来了!”琴清全身痉挛,一阵颤抖,到了高潮,淫水喷射而出。

  项少龙受花房深出温暖淫水的刺激,再也忍受不住,迅速拔出肉棒放在琴清脸前才喷射而出,顿时琴清脸上、头上、嘴上、胸上全是浓浓的精液。项少龙按着琴清的脑袋说:“快点舔干净!”琴清娇媚的白了项少龙丢三魂七魄的一眼,“坏蛋!”

  然后一口将项少龙的肉棒含入嘴中,但项少龙的肉棒实在太大,琴清小嘴顶多塞进一半。可项少龙不管这些,他按着琴清的脑袋像插穴一样次次到底,琴清感到一阵作呕,但仍拼命吞咽,最终将整根肉棒都吞入喉中。“啊,清姐,你的深喉真厉害。”项少龙也忍耐不住,抱紧琴清的脑袋射出了浓浓的精液。琴清拼命吞咽,但精液出奇的多,仍有许多撒了出来。琴清一脸满足的舔食着身上的精液,突然项少龙的身影慢慢变淡直至消失。“哈哈哈,没想到琴太傅居然这么淫荡啊!”小盘缓缓的现出身形。“那么琴太傅,哦现在应该叫你清奴了,对吗,清奴?”琴清一脸淫荡的望着小盘,“多谢主人赐名。”小盘走到琴清跟前,伸手抚摸着琴清的后臀,突然将手指插进了后庭。问道:“清奴的后庭还没有用过吧?”琴清颤声答道:“禀主人,没有,琴清那里没有人用过。”小盘嘿嘿笑到:“那就让我给你的屁眼开苞,以便更好的服侍我。”说完让食指在她紧窄的后庭里挖弄转侧,缓缓抽动,然后再插进中指,一面加快抽插的速度。琴清只觉后庭里又涨又麻,羞耻和快感纠合,不断强烈的冲击着心灵,拼命向后挺起屁股,片刻后终于在小盘的攻击下泄出身来。小盘伸出肉棒,见阴户口不住收缩,连带菊花蕾也微微开合,便慢慢把蜜汁涂了上去。琴清敏感的微微闪避,颤声道:

  “主人…清奴……清奴害怕……”小盘狠狠的给了她那盛臀一巴掌,打出了一阵乳波臀浪,怒声到:“妈的,主人用你屁眼还敢躲?”说完用力分开玉臀,凑身将龟头顶住菊花蕾,慢慢刺入。琴清的菊花第一次被大肉棒插了进来,一下痛的眼泪都出来了,过了好一会才渐入佳境,发出满足的叹息。“主人的大鸡巴好厉害,清奴快不行了,啊,啊~~~~~~”琴清连续高潮三次一下子晕了过去。

  “唉,身体还是太弱了,还需要进一步调教啊。”小盘边说边把肉棒拔出。

  这时旁边传来阵阵呻吟,小盘回头一看,却是朱姬、乌廷芳、赵倩、婷芳氏四女。

  原来刚刚他调教琴清时,激起她们四人的性欲,却无法发泄只能在一旁不停自慰。

  小盘一把将乌廷芳拉到身边,肉棒直插而入,乌廷芳立刻发出满足的叫声。

  “看你们这么难受就不难为你们了。”小盘一挥手,地上突然冒出大量触手将自己、赵倩、婷芳氏三女团团围住,每根淫邪触手上都有着乌黑发亮的大肉球,模样简直就跟男人龟头没什麽两样,甚至形状更加粗大且带有颗粒,似乎是为了奸淫女人而进化成的。看不到边际的触手海啸以雪崩般的惊人气势向三女袭卷而来,将三女淹没在宽广无比的触手黄河中,触手立刻抓住她们的手脚,把她们弄成大字型,数根触手分别插入三女的淫穴、肛门、小嘴中。三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淹没了,连一旁昏倒的请求也没有放过。可怕的淫触们好像拥有无穷无尽的巨量精液似的,一根接一根的将浑浊浓白的滚烫淫液,如灌肠般的由嘴里、蜜穴、後庭等数处洞口不停强行射入,琴清四女肚子像气球一样涨了起来,嘭的一下喷出,然后又张起,又喷出。小盘看着无助的众女微微一笑,低下头对身下的乌廷芳说:“师娘,我们要给师傅一个惊喜,对吗?”回答他的是乌廷芳那淫荡的呻吟。小盘顿时大笑起来,笑声在秦王宫上不断回荡,似乎预告着魔王的复活。

?????? 因为小弟选择的时间有点前,许多美女都还没有出场,所以小弟决定不在根据原着而是提前发展,如琴清已经与项少龙发生关系,如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见谅。

  将近一年时间,一直在赵国假扮董匡的项少龙终于回来了。他成功的生擒了赵穆,并将其带回秦国。现在已是秦王的小盘大喜之下,立即加封项少龙为上将军,并命令将赵穆关入天牢等候处理。天牢深处,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才会被被关在这里,而现在赵穆就关在其中。赵穆一直被一个人关押,不准有人来看望他。

  突然牢房门被打开,一阵刺眼的亮光照的他无法睁眼,勉强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面前。“赵侯爷很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那个人影悠闲的说道。“你是谁?”

  赵穆顾不得那人颇为讽刺的语气,急切地问道:“是项少龙那个杂种派来杀我得吗?”“看来侯爷真的忘了我啊,我是小盘啊,公子盘。哦,对了,被你逼死的赵妮就是我的母亲哦。”来人正是与赵穆有杀母之仇的小盘,但那是以前的小盘,现在被欲魔附身的他还会复仇吗?只见现在小盘一脸微笑的看着赵穆。

  “怎么……怎么可能!你不是嬴政吗?”赵穆吃惊的大叫道。“你还是先关心下自己的命才对,不是吗?”赵穆脸色一变,恨声说道:“看来你是不会放过我了,要杀就杀不要磨磨蹭蹭的。”“侯爷这种人才正是我所需要的,我怎么会杀你呢?

  ”说完,小盘拍了拍手,只见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像一只狗一样地爬了进来,“芳奴参见主人。”却是乌廷芳。只见她的上身只穿着一条只有几寸宽的的黑色皮制长条,那是一件围胸。窄窄的围胸只能遮住乳头儿四周一小片的地方,大半的光滑乳肉都露在外面,下身也只是穿着一条小的不能在小的皮质裘裤。这裘裤和围胸一样,都是黑色的皮子制成的,拉扯之下,弹性甚佳,摸着滑腻腻的很是舒服。

  只见那巴掌般大小的黑色亵裤,紧紧的绷在乌廷芳丰满的娇躯上,前边的小布片只能勉强遮住她下身那道迷人的肉缝,而到了后边就只有一根儿细绳儿勒在两瓣臀丘间,肥厚丰满的屁股则几乎是全裸的,甚至从后边外就能到一片雪白肥美的肉丘!赵穆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芳奴,赶快去好好服侍一下侯爷。”小盘命令道。“ 芳奴遵命。”乌廷芳说完,爬到赵穆的身边伸手解开他的裤子,将赵穆的肉棒拿在手上,一口含进嘴里。赵穆激动地浑身一抖,身上的锁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不管了,反正不操白不操。死也要好好享受一下。”赵穆使劲抱住乌廷芳的头,把乌廷芳的嘴当成小穴一样猛力抽插,每一次都顶进喉咙的深处,乌廷芳非但没有恶心喉咙反而来回蠕动起来。只来回十几次赵穆就忍受不住,阳关大开,在乌廷芳嘴中射出浓浓的精液,乌廷芳顺势全部吞下,没有浪费一滴。“侯爷感觉如何?仇人妻子的滋味不错吧?”只见小盘在一旁突然问道。“只要你想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赵穆说:“难道你不想为你娘亲报仇了吗?

  ”“哦,侯爷是担心这个啊。我为什么要报仇呢?对了,我母亲赵妮似乎很不喜欢侯爷呢。

  让我把她叫出来向你赔罪怎么样?”“怎么可能?赵妮已经……不可能!?

  ”只见小盘双手挥舞,房内突然出现了一片红雾,只见红雾一个女子的身影不断显露,最后红雾散尽出现的女子赫然是早已经自尽的小盘之母——赵妮!“怎么样?这下侯爷信了吧?”小盘笑眯眯的对着赵穆说道。赵穆一脸惊愕,见到小盘望向自己,终于反应过来,一下跪倒在地,大声说道:“主人法力无边,小人定全力效劳。”“哈哈哈,看来侯爷终于明白了。不过不要叫我主人,叫我陛下就行了。

  ”小盘大笑道。“是,陛下。”赵穆抬头看了眼一边的赵妮,“那夫人?

  ”“别叫夫人了,她是真的赵妮,只不过我复活她时将她的身体弄成九阴至淫之体,无男不欢,可以从精液中吸收能量永葆青春。她现在可是人前贵妇,床上骚货啊!

  哈哈!”“盘儿,你要死啊。”一旁的赵妮听了这话满脸桃花,立刻呵斥到。

  只是这呵斥怎么听这么像情郎撒娇。“赵穆我就把赵妮赐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招呼她啊。”“小人明白。妮夫人,当年之事我定会好好回报的。”赵穆一脸淫笑到。

  赵妮一脸羞涩,缓缓一礼。道:“侯爷可要怜惜奴啊!”“对了,我再赐你一样东西。”只见小盘手一挥,一道红光钻入赵穆的下身,“好了,妮奴可以吸收男人精液,而你则可以吸收她身上的力量,而且你的宝贝也有了新能力了,好好伺候我娘亲吧。这两个女人是你的了。”话音刚落,小盘人已不见了。“恭送陛下。

  ”赵穆恭敬的拜道,然后他一脸淫邪的看着赵妮乌廷芳二女。“妮奴,芳奴来好好玩玩吧。哇哈哈哈!”赵穆一把将赵妮拉到身前,把肉棒放到赵妮的嘴边,“来,以前你不愿这么做,现在可要好好表现,给爷舔干净点。”赵妮风情万种的瞥了赵穆一眼,张开小嘴缓缓的将肉棒吞进去,赵穆坐在地上任由赵妮服侍。

  而乌廷芳也不甘示弱用马上将赵穆的双丸仔细的舔噬了一便,时而一个一个吸进嘴里细细品尝。时而一起吸进嘴中用香舌逗弄,春葱般的玉指在嫪毐后骚动,把赵穆爽的连连称赞不已:“芳奴,舔的真不错,啊~~~~爽,舌头要更主动点~~恩~~对 ~~~爽~~~~~~~~,妮奴,在吃深点,对~~~ 就这样~~~ ,恩,好~~~~~~”

  赵妮用小嘴含弄着赵穆硕大无比的肉棒,不时将肉棒吞入深喉中,然后蠕动喉咙。

  赵穆好像插小穴一样爽极了,一只手在赵妮的乳房上使劲揉搓,把原本就硕大的乳房揉的愈发红肿。赵穆对二女说:“把我的腿抬起来。”二女忙从两边各抬起赵穆的一条健壮的腿,使得赵穆的屁股抬了起来,只见屁股中央露出了一个黑黑的屁眼一些肛毛蓬勃的生长着。乌廷芳脸上一红,凤目娇媚的白了赵穆一眼娇声说:“主人好坏~~”还没说完,乌廷芳便直直的伸出舌尖向赵穆的屁眼舔去,温暖的舌尖轻轻扣击着赵穆的屁眼,赵穆竟然也象女人挨操一样声的叫了起来“